愛情中的鬼遮眼V.S. EMDR

愛情中的鬼遮眼

蒙蔽了我們看待愛的本質

如果你也知道對方不好

請不要眷戀1%的美好

 

       好吧!近來「心靈的傷,身體會記住」一書讓大家又開始注意創傷帶給我們的影響,連帶的也讓EMDR(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療法,以下簡稱EMDR)重新被大家認識。EMDR對於創傷是有效的療法,但成也創傷、敗也創傷,就跟很多人不知道Johnny Depp吉他也彈得很好一樣,EMDR其實可以用來處理很多不同種類的心理問題。

       Mosquera 和Knipe (2017)這兩位EMDR治療師在今年就發表了一篇「Idealization and Maladaptive Positive Emotion: EMDR Therapy for Women Who Are Ambivalent About Leaving an Abusive Partner」的Paper。粗俗來說,就是利用EMDR來協助關係伴侶中鬼遮眼的另一半。

       什麼叫鬼遮眼? 好問題~
鬼遮眼1號:「我男友雖然常去夜店,也一直劈腿,但他深情看我的眼神,讓我知道我才是他的最愛,他真的很帥。我相信他是愛我的,他跟學妹們只是玩玩,他心裡是有我的。」
鬼遮眼2號:「我先生脾氣大了點,這次他是不小心失手的,他脾氣好的時候真的對我很好。想到他對我好的樣子,我真的離不開他,且如果我離開了,他一個人怎麼辦?」
鬼遮眼3號:「我知道我女友背著我下載很多交友App,搞失蹤時就是跟網友出去,但想到他會親手做飯給我吃,我就覺得我是最幸福的人……他會回頭的。」

       相信這些對話大家都不陌生,簡單來講鬼遮眼有點類似理想化的防衛機轉,為了不讓自己太痛苦,所以假裝自己沒事,在假裝自己沒事的狀況下,還會去懷念自己跟伴侶之間僅有的一些正向經驗(EX:他每次打完我之後會送我花,跟我道歉,他是有悔意的;我喜歡吃他親手為我做的菜,我是特別的)。你一定聽過身邊的人說過類似的話:「他除了偶爾會打我之外,真的對我很好」、「他就是比較愛玩,但他還是愛我的」。他雖然巴拉巴拉XXOOO,可是他巴拉巴拉~對我很好。這些話就是理想化的防禦以及沉溺於不適當的正向狀態(去懷念與傷害你的人相處的點點滴滴)。我們為什麼會說人家鬼遮眼,就是因為自己也知道對方不好,可是卻眷戀那1%的美好,而離不開。

       Mosquera 和Knipe舉了幾個被暴力對待,而離不開對方的例子。其中一個案例是不顧伴侶對他的毆打,依然懷念在沙發上兩人擁抱呢喃的時光。光是想到兩人在沙發上的歡樂時光,就可以原諒被毆打的痛楚。這就是愛情上的鬼遮眼!!!

       愛情上的鬼遮眼是一種複雜的心理機制,有時否認、有時理想化、有時帶點童年的扭曲遭遇。EMDR藉由眼動的方式,可以刺激大腦,協助我們找出更適應的生活模式,某種程度來說EMDR淡化了否認與理想化的想像。有興趣的人可以參閱這篇Paper。

Mosquera, D., & Knipe, J. (2017). Idealization and Maladaptive Positive Emotion: EMDR Therapy for Women Who Are Ambivalent About Leaving an Abusive Partner.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, 11(1), 54–66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