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ST!TEST!你果然不愛我3 我想走出過去 使用EMDR來協助愛情困擾

文//<吳立健心理師>

前情提要:

TEST!TEST!你果然不愛我1 如果你不照我說的做就是不愛我!? 考驗情人行不行

TEST!TEST!你果然不愛我2 我想和你走下去 使用EMDR來協助愛情困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次諮商後又過了幾個月我才再看到May。

「我回來了,不好意思。」May笑著對我說,諮商室裡依然充斥著Chloe的香水味。

「沒關係,最近好嗎?」我慣性一邊喝著咖啡、一邊回答。

「你會生氣嗎?上次約完後我就跑走了,我還沒準備好處理前男友的事」

「不會啊,這很正常。諮商本來就不要勉強,準備好了再來就好了」我是真的不生氣,想逃跑才是正常的。逃避雖然很可恥但是很有用,這句話是至理名言。因為痛苦所以我們才會想跑走。勉強自己做諮商,不一定有好效果。

「我…這次會來是想要好好處理第一段感情,不然對Mark真的不公平。這幾幾個月發生一些事,我知道他真的很包容我。」她帶著點猶豫的眼神,反倒讓我感受到她的決心。

稍微聊了一下這幾個月的情況後,我們很快回到第一任男友拋棄他的畫面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(閉眼)…………我哭著求他不要走,他在車上冷冷看著我,之後開車離開(眼眶泛紅)………」

「想到這個畫面後你有什麼感覺嗎?」我冷靜地問道。

「就是他不愛我,為什麼沒有人愛我(註1:EMDR中對創傷的負向信念)」May的眼光泛紅。我可以感受到她在一瞬間壓抑住哽咽,可能想表現堅強或是不想再為前男友難過,保留回憶中的自尊。

「當你想到這個畫面時,身體會有甚麼不舒服的感覺嗎?」我刻意忽略她眼眶上的泛紅,持續問下一個問題。實際上我理解心理師或許應該要在這裡多停留一會,然而這幾次諮商下來,我知道停留的效益不大,我們可以在痛苦中打轉,然為了讓創傷可以得到修復,我選擇先忽略May這裡的情緒。

「我覺得很傷心、心好痛(註2、3:EMDR中創傷造成的情緒反應與身體感受)」May那塗上紅色的大拇指手指甲,正用力地搓著食指指腹。反覆搓著讓食指腹一下變紅、一下變白。

「現在坐在這裡的你,回想那個畫面的話,如果不舒服的分數0分是中性或沒有不舒服,10分是最強烈的不舒服。現在的你感受是幾分?」我再次選擇忽略我所看見的。

「8分」May忍著泛紅的眼眶,彷彿命令著眼淚不准留下來。

我解釋了一下EMDR的原理,以及眼動時需要注意的地方。(註4:為了閱讀方便我省略EMDR希望獲得的正向認知以及正向認知的分數。)

「在開始眼動之前,我想請你看看諮商室的四週,感受一下你坐在沙發上的重量,你現在是待在諮商室。現在是2020年,不是初戀的2015年,在這裡是安全的。」為了穩定May,我需要多讓她與現實有點連結,以防眼動之後太快掉入創傷的漩渦。

「恩……」

「幫我Hold住那個不舒服的畫面,同時感受我不被愛、有8分的不舒服。然後待會跟著我的手指移動。」

「等一下!你說要我注意著不舒服的畫面,不被愛以及8分的不舒服,然後看著你的手指?你確定大家都做得到嗎?會不會太忙!」May連環的提出問題。

「恩,我知道這很困難,但我相信你可以。當然盡量就好,如果你只能注意一兩個也OK,不要讓自己有壓力。」我知道這超難,自己第一次練習時也對於難以專注這些東西感到困難,也只能請她盡量跟著了。

「而且眼睛跟著你的手指看起來怎麼很像催眠?」

「對啊,我也覺得看起來很像。不過因為我不懂催眠,不知道它的運作原理。但以EMDR來說,他是要刺激你左腦與右腦的交互連結,達成大腦的交互作用。」我簡略介紹EMDR運作原理。實際上很多來談者都會有這樣的疑問,它看起來跟電視上演的催眠真的有87%像。因此常一而再的與來談者解釋。與其說催眠,我到覺得比較像醒著作夢。

「我們先試試吧」解釋後,我補了一句。

「我試試看,真的很忙」May一邊覺得很忙,一邊回答。

「Hold住這一些,跟著我的手指喔。」

(眼動)

「很忙ㄝ,我無法集中注意力啦!」

 

「沒關係,我們再試一次,慢慢來。」我知道通常大家第一次都很難集中注意力在不舒服的畫面上。

(眼動)

 

「(掉眼淚)他為什麼要這樣,為什麼要離開我?」

(眼動)

「我想到他從交往開始就不讓我看手機,我還認為自己是個很尊重對方隱私的女友。」

(眼動)我沒有去評論這些事,這裡與May討論其實無助於治療。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(哭泣)」

「還可以嗎?」我小心地問。她點點頭。

(眼動)

「(哭泣)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(眼動)

「我知道他也沒安全感,但現在想起來,他是個渣男。」May稍微從悲傷的情緒中和緩過來。

「很好,我們繼續」

(眼動)

「我想到有次我生日,他似乎當天才匆匆忙忙訂了餐廳。或許他不用心、也或許根本不記得我的生日。」

(眼動)

「有次情人節也是突然提前一天過,那時候我都覺得沒關係。現在想想怎麼會沒關係?他搞不好那次跟別人有約。」

「我們不知道,但是我們可以跟著這裡」我一樣不下評論,附和去討論前男友也不是我們的工作。

(眼動)

「(哭泣)後來我沒又問他為什麼提前一天,可能我也不敢去問吧。我很怕他跟我說他跟別人有約。」

(眼動)

「我覺得我好卑微。」

「還可以嗎?」我輕輕的問。

「恩」

(眼動)

「好不健康喔,他好像根本就不喜歡我,或根本定不下來。幾個月前我在他的IG發現他好像也有和別人在一起,但也都沒公開。跟我那時一樣,不知道現在輪到哪個可憐的女生。」

(眼動)

「我想到張惠妹的連名帶姓,『也很精彩的你 不甘寂寞 這圈子不太大 多少聽說』,有陣子我很常聽這首歌。(紅了眼眶)」

(眼動)

「跳到其他歌了,哈哈」

「沒關係。我們回到一開始的畫面吧。你現在怎麼看待這個回憶?」

「畫面有點模糊…。覺得他不是好的男友。突然覺得我們在一起的期間我本來就不是很快樂。沒有像以前那麼美好了。」

(眼動)

「他才是應該來看諮商的人,他太有問題了。他感情史與家裡也是亂七八糟的,都找年紀小他很多的女生。」

「跟著這裡」這邊出現很多議題,但我還是選擇先不碰。畢竟還是與此次主題無關。

(眼動)

「他真的不好,可是這樣對我不公平啊!(再次哭泣)。」

「我聽見你的難過了」我默默的說。

(眼動)

「(只是掉眼淚)」
.
.
.
.
幾回合後
.
.
.
.

(眼動)

「分手比較好………分手後我輕鬆多了」

(眼動)

「他應該來找你的,我說真的,我現在覺得他問題超大。但是他不可能會去諮商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。但我覺得他有病,他不知道自己要什麼。」

(眼動)

「我真的覺得有問題的是他。」

「好,我們回到你求他不要走的記憶。現在回想這記憶有什麼不同?」

「我現在覺得Mark比較關心我。不一定是要紀念日什麼的,而是他會注意我們一些小細節,喜不喜歡這餐廳啊,討厭那些事、哪段路不好走路而繞過那段路等等。他會讓我知道說,其實他有默默注意我們的相處。有些很小的細節我都忘了,但他會記得。」

「第一任男友離開你的回憶呢?」

「其實有點模糊了,很難去想。然後……也都過去了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後面持續做了一些治療的收尾,同時也再讓May平復了一下情緒。

「今天的過程你感覺怎麼樣?有什麼想說的嗎?」

「好累喔,頭有點暈」

「恩恩,有些人會有這樣的反應。回去稍微休息一下,多喝點水。應該過一會就好好點了。」

「我覺得現在回想起來沒有那麼痛苦,雖然還是會不舒服,但我好像知道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。」

「恩,知道現在是2020年,過去已經過去了對你很重要。」

「所以大家做這個反應都這樣嗎?我現在比較知道google在說什麼了。」

「不一定,有人需要很多次,有人可以很快。我們今天算比較順利的。」

「那我們下次要做什麼?」

「今天你就先會去休息一下,還男友相處看看。我們下次再來看看你們相處怎麼樣再說。不急。今天先這樣就好」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

「我們下次見,拜拜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這是EMDR運用在愛情困擾中簡單的介紹,我盡量寫得簡單一點。希望可以讓大家稍微解惑一下EMDR在幹嘛!!!

 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