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不去的記憶~淺談EMDR對小學生情緒適應的調解

//<<艾迪心理師>>
(以下圖片皆為再製作品,相關人物細節皆經過大量修改符合故事需求)
 
「二年級時小明一些人在班上笑我……他們不喜歡……」小雅低著頭無表情著說著,隱約中我感受到他的難過與憤怒。
 
「發生這樣的事你一定很難過,可以多說一下發生什麼事嗎?讓我知道一下你的難過,了解一下怎麼幫你。」我一邊和小雅說話,一邊重翻了一下之前紀錄,確定有沒有記錯……我沒記錯他今年五年級了。
 
「他們下課的時候在走廊外笑我,說我愛打小報告,說我笨……他們都針對我,可是我沒有他們誣賴我我沒有打小報告」說到這她更生氣了。「我每次想到這個都會生氣,現在班上同學也都在我背後說我壞話不喜歡我」
 
「小明現在有跟你同班嗎?」我得確定一下他壓力源是不是在他身邊。
 
「沒有,他轉學了……去年就轉學了」
 
「也就是說小明已經不在學校了,但是你還是常常想到這件事,想到就很生氣,也覺得同學會跟小明一樣嘲笑你、不喜歡你,這樣嗎?」我試著整理一下整個脈絡,好搞清楚發生什麼事。
 
「對,我覺得班上同學都不喜歡我。」
 
在與小雅見面之前我與輔導老師聊過,老師表示二年級的事情當時老師就已經介入處理,也跟小明談過請他不要再取笑小雅。事實上後來也確實很少聽到小明特別針對小雅有哪些欺負的舉動,加上他早就轉學了,不能理解為什麼小雅現在還一直再提幾年前的事。至於現在,有時候確實同學只是看他一下,或是在他附近說話,但不見得是在談論小雅。對於小雅總是覺得別人再談論他一事,學校也確實很困擾,不好處理。
 
這種我們一直記得之前不愉快的事,重覆拿出來提的例子其實不少(花個三秒想想就會發現我們自己也常這樣),只要沒有影響正常生活,大多還在正常的範圍。加上小學生口語中互相罵來罵去、或誰不跟誰好的情景,每一節下課都在發生。一般來說有時候過個幾天或幾個星期,他們就會自己和好了。
 
但如果這記憶一直困擾著孩子,或許就需要進一步協助。
 
我請小雅畫下他當初被欺負時,印象最深刻的畫面,他畫下了印象中被笑的圖(圖一)。圖中可以發現一個人正在嘲笑著小雅,這畫面可能這幾年來一直歷歷在目,縱使是和現在的朋友相處,也常會想著這件事,影響正常的人際關係。
 圖一
(圖一)
 
這個記憶畫面就是EMDR中所認定,「卡」住小雅的記憶。因為這個記憶,他容易將現在生活中遇到的人際問題與卡住的記憶連結,讓他在跟同學相處時容易出現被嘲笑的聯想,覺得自己身處在被嘲笑的環境中。久而久之,一直認為同學在嘲笑、談論他。
 
經過幾個星期的諮商,我再請小雅畫下,當他再去想二年級被嘲笑的記憶時,心裡的感覺。他畫下了下面的圖(圖二)
 
 新檔案 1_1
圖二中可以發現只剩小雅一個人,小明不見了。很多EMDR的案例中都可以發現,經過記憶的處理後,原本印象深刻、不舒服的人、事、物會出現改變,甚至不見得狀況。圖中的小明就這樣消失了。
「就是沒有哭臉與笑臉,沒有太多感覺了想到就把他當普通人,不理他就好了」畫完之後,小雅這樣描述自己幾個星期前還很生氣的記憶。臉部表情沒有憤怒與畏懼了。
 
當協助完這次經驗處理後,小雅對於其他同學的看法漸漸比較正向,也不再提二年級被嘲笑的事情了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 
其實學生生涯中常會遇類似的問題,對班上同學的無心之過或故意捉弄而耿耿於懷,若經由學校處理後還遲遲無法釋懷者,可能就需要進一步的協助。協助他釋懷過去,同時教導下次遇到類似情況的因應技巧。
 

 

當然這次使用EMDR協助記憶處理完後,並不能保證就不會再被同學捉弄或嘲笑(可以保證的應該就是魔法了!),但是可以協助下次遇到類似事件時用比較平常心的方式去面對,反應也比較不會那麼大,或是認為別人都針對他,比較平靜的去面對,就能減少被捉弄的可能性。

Related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