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DR對小學生情緒適應的調解~3月5日介壽里里民活動中心分享摘記

#文中圖畫都是再製品、例子也都匿名修正過#
有些時候我們會遇到小孩子不想要去上學,理由是班上同學會笑他之類的。二年級美美就有這樣的狀況。因為美美走路比較慢,一年級剛上小學時,班上有位同學開始笑他小烏龜,美美覺得被全班嘲笑,一直將這件事情放在心裡。到了二年級美美還是常把這件事掛在嘴上,繼而不想上學。對於上學的排斥以及被叫小烏龜的創傷,讓他在學校人際關係開始出現問題。上課時只要有同學在他附近低語,他就會認為是別人在說他壞話,同時一直覺得同學都想嘲笑他。
這樣的狀況維持了一年之久,到了就算到了二年級美美還是常對師長提起當初被叫小烏龜的事件、下課常坐在位置上、不喜歡交朋友。一般來說如果孩子在學校遇到問題,多半老師會進行處理,但是像美美的事件,首先當初笑他小烏龜的人已經轉學了,而且現在也沒有人叫他小烏龜。對於他一再提起被叫小烏龜事件,大人們也不解。我見到他時已經二年級了,甚至在我們第一次見面,也對我訴說她當時被叫小烏龜的負向經驗。以EMDR的說法,這些不舒服的記憶可能已經進入他的腦海裡。
有些時候大人們會容易誤以為小孩是想太多或是在鬧彆扭,事實上就連我們大人很常因為一些事心裡過不去。例如:前男友的一句:「我覺得你有點胖」、小孩子對媽媽說的一句:「我覺得你很煩ㄝ,吵死了!」這些或許是無心出口的話語,都有可能造成幾年後芥蒂。心想,如果連我們大人都做不到,小孩子又該如何讓這些不開心的往事付諸流水。
我見到美美時他二年級,這些事情依然繚繞在他心裡。諮商一開始,我請他畫一張想像被笑小烏龜時心裡最難過的畫面。他給了我這張圖畫。



畫中對於被嘲笑有深刻的印象。經過思考後,開始利用EMDR來協助他進行一到兩週的眼動減敏,協助他減輕對這個記憶的印象。兩個星期之後,他認為現在對這件事情想不太起來了,也沒有太多不開心的感覺出現,似乎這件事情不再影響著他。於是我又請他畫一張圖畫代表現在的心情。這次他給了我下面這張圖。



新的圖可以發現嘲笑他的人不見了,自己的表情也轉為笑臉。追蹤了幾個星期之後,他的老師表示最近都沒有聽到美美提到小烏龜的事件,同時跟同學開始有比較多的互動、也比較會跟同學一起玩耍了。

Related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